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不死狂尊 第166章 一尊金佛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体育

不死狂尊 第166章 一尊金佛外面的世界同样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壹≤≤≦.<1﹤X<I<A<O≦S≦H≦U<O<.<C≦O<M≦

不死狂尊 第166章 一尊金佛

外面的世界同样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壹≤≤≦.<1﹤X<I<A<O≦S≦H≦U<O<.<C≦O<M≦

如果是没有火眼金睛的话,真的是不太好辨认。

面对黑漆漆的环境,恐怕所有的修炼者都会高度紧张,耗精耗神。

但是,张立方就完全不需要。他的火眼金睛能够准确的察觉到危险的存在。他完全可以放心的走路。

他很快就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来自雅各城程家的程露重。

这位程家的天才青年,显然是和自己的两个兄弟走散了。

和程露重相对而行的,是沙河堡的冯一丁。

冯一丁永远都是身材笔直得好像一根标枪,手中时刻握着长枪。

在另外一边,杏林书院的吴君然,差不多也要和程南冠相遇了。他们两人都是显得十分警惕。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吧。”张立方慢悠悠的说道。

“好。”韩思怡求之不得。

张立方当即找了一个洞穴藏起来。

他坐在洞穴的门口,默默的观察四周的战况。

而韩思怡则是坐在洞穴的里面,尽可能的消化吸收新的口诀。

不但是石非石的口诀,还有花非花、雷非雷的。它们都被孙悟空改良过,层级提升得非常多。

“你是谁?程南冠?”

“你是吴君然?”

第一场战斗瞬间爆。

两人都是用剑的高手,各自将剑法施展的密不透风。

“冯一丁?”

“程露重?”

第二场战斗很快也展开了。

冯一丁使用的是长枪,程露重使用的是方天画戟。

两人的武器都是又长又粗,势大力沉,挥舞起来虎虎生风,令人不敢靠近。

韩思怡显然是感觉到了两场战斗,忍不住有些好奇。

张立方说道:“安心练功!”

韩思怡才收摄心神,继续研究新口诀。

那边的两场战斗都是越来越惨烈,越来越白热化。

“啊!”

吴君然一声闷哼。

他被程南冠一剑刺中了小腹。

他识趣的交出旗帜。

落败。

“啊!”

这边,程露重也是惨叫一声。

却是他被冯一丁的长枪,狠狠的刺中了大腿。

心有不甘的他,还不肯认输,不肯交出旗帜,结果又被冯一丁刺了一枪。

这一下,程露重就不得不交出旗帜认输了。

“冯一丁!”

“程南冠!”

两个获胜者很快又陷入了战斗。

两人的实力都是非常强,又都刚刚鏖战过,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都累坏了,不得不暂时宣布罢战。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张立方笑嘻嘻的出现了。

“是你?”程南冠冷笑一声。

“是我。”张立方含笑说道。

“你……”冯一丁悻悻的交出了旗帜。

他是非常爽快之人。明白眼前的自己肯定不是张立方的对手,干脆认输。

只有程南冠不甘心失败,还持着长剑,试图负隅顽抗。

“你不是我的对手。”张立方淡淡的说道。

“你试试看。”程南冠冷笑。

“出去吧!”张立方微微一笑。

他一拳打出。

程南冠急忙举剑。

结果,他的长剑尚未举起,人就翻滚了。

两度鏖战以后的他,哪里是张立方的对手?自然是一拳就被打飞了。

“你卑鄙无耻……”程南冠只能是在内心悻悻的诅咒了。

“对不起了。”张立方默默的耸耸肩。

“你也会说对不起?”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当然。”张立方面不改色的说道,“我这句话其实的对你说的。”

“你知道我在附近?”程孤舟皱了皱眉头,“不可能。你绝对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但是,你看起来不太像啊!”张立方挖苦说道,“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被打出去

,自己却是躲藏在暗处一声不吭。”

“如果是换了他们的话,我的结果也是一样的。”程孤舟面无表情的说道,“胜者为王,不要说别的。”

“好一句胜者为王。”张立方默默的点点头,“那你是准备和我来一场吗?”

“当然不是。”程孤舟的身影迅的消失,“我先去干掉其他人。”

张立方眼神一闪,默默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

这个程孤舟,很聪明啊!

难怪他能做程家后辈当中的老大。

如果是程南冠或者程露重,多半会选择和自己动手。

但是程孤舟不会。因为他根本就摸不清自己的底细。他不会轻易的和高深莫测的敌人战斗。

程孤舟走了,又有人来了。他的名字叫做蒋一鹤。

“张立方,宋天争请我来取你的性命!”蒋一鹤冷冷的说道。

“好啊!你放马过来吧!”张立方微微一笑。

蒋一鹤的身影忽然消失。

张立方的身影也忽然消失。

蒋一鹤的身影慢慢的浮现。

他疑惑的看看四周,什么都没现。

他急忙催动斗气,搜索四周,结果,完全没有张立方的气息。

“我在你的背后呢!”张立方含笑说道。

“什么?”蒋一鹤顿时魂飞魄散。

他急忙催动斗气,瞬间消失。

他的飞行术有点类似鬼魂,来无影,去无踪。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远离张立方足足上百丈开外了。

他警惕的打量四周,默默的聆听……

还好,张立方没有动静。

“你看什么呢?”

“黒里乌漆的,你能看到吗?”

张立方的声音又在他的耳边袅袅的想起。

蒋一鹤简直当场就要昏迷过去了。

张立方就在他的背后!

“你……”

“你,你……”

蒋一鹤紧张的语无伦次,几乎无法说话了。

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他的遁形术居然被破解了?

张立方居然如影随形?

他居然无法甩开张立方?

“其实我宋天争是好朋友……”

“他这样做是要你来送死……”

张立方漫不经意的说道,“很遗憾,你上当了。”

蒋一鹤又惊又急的叫道:“别,别,你千万不要杀我,千万不要……”

张立方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不杀你也可以。但是,就要看你会不会做人了。”

蒋一鹤急忙连连点头,连声说道:“我会,我会……”

说罢,他就乖乖的交出了自己的斗神空间。

一个非常不错的琅琊台。

张立方微笑着接过。

“走吧!”

“不要回来了。”

蒋一鹤如获大赦,急忙逃命去了。

他身上的旗帜还在。但是他已经决定立刻退赛了。

他暗暗的誓,等有合适的机会,一定要宋天争的好看。

他完全相信了张立方的话。他相信自己是陷入了宋天争和张立方布设的陷阱。

这种无间道的招数,在以前的旗帜争夺赛中简直是太常见了。

以宋天争的性格,完全做的出来啊!

“你要琅琊台吗?送你一个。”

“礼轻情意重哦……”

张立方笑吟吟的回到韩思怡的身边。

韩思怡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说道:“你敢抢叠翠山的东西?”

“叠翠山?”张立方漫不经意的说道,“原来蒋一鹤是叠翠山的弟子啊!难怪身上会有琅琊台呢!”

“我不要他的。我要你的。”韩思怡说道,“别人用过的东西,我才不要!”

“好。那就将我的送给你。”张立方很爽快的说道。

他身上的琅琊台本来就是空着的,正好拿来送人。

漱玉台已经送给了小雅,现在的他,还有飞轮台。

木堇蕙、木堇秀姐妹本身就有斗神空间,不需要他送。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韩思怡落落大方的收下来了。

“对了,我娘还要在你那里住多久啊?”张立方忽然很八卦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要不,你去问问?”韩思怡很狡黠的笑。

“算了。”张立方摇摇头,换了话题。

父母辈的事情,他才不想过多的参与呢!

只要是确认他们是安全的就好了。

有韩家的保护,他们应该没什么事。

反正孝陵卫、龙骧卫这边,都已经是“自己人”了……

“有人来了。”张立方忽然心思微微一动。

“谁?”韩思怡十分好奇。

她感觉哪里不对。

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你的眼睛能够看到黑暗中的东西?”她反应过来了。

“能看到一点点。”张立方很隐晦的说道。

“难怪。”韩思怡明白了。

这个变态果然是变态。

就连眼睛都要比一般人强悍的多。

“那你帮我看一样东西呗。”韩思怡说道。

“好。”张立方点点头。

韩思怡就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

这是用她自己的手帕包裹着的,好像一尊金佛。

金佛的表面暗淡无光,如果不是火眼金睛的话,根本就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韩思怡解释说,这个金佛是她的师尊柳惜音送给她的。柳惜音说它肯定是非常有价值的宝贝。她也在一次非常偶然的探险中得到这尊金佛的。当时就感觉它非常特别。但是很遗憾,没有谁能够破解。

柳惜音肯定这尊金佛里面绝对是隐藏有莫大的秘密的。只要是能够破解这个秘密,韩思怡肯定受益匪浅。

然而,韩思怡拿到金佛已经好几年了,却是始终没有任何头绪。

她想了很多办法,咨询了很多高手,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她甚至不知道这尊金佛到底代表什么。

“这是文殊菩萨啊……”

“韩思怡居然不知道文殊菩萨?”

张立方暗暗的在心底嘀咕,却是十分明智的提醒自己不要说出来。

桂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宁德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宜宾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桂林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宁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便利妥都有哪些护理产品
便利妥护理垫棉柔
慢性心衰治疗费用
冠心病心绞痛的小偏方
顽固性心衰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