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重生在70年代 第三百九十四章 广告创意(4)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游戏

重生在70年代 第三百九十四章 广告创意(4)王洪伟说:“那张总,如果往后谈,那排比量怎么安排啊?每个频道不同的节目都有不同的要求和特

重生在70年代 第三百九十四章 广告创意(4)

王洪伟说:“那张总,如果往后谈,那排比量怎么安排啊?每个频道不同的节目都有不同的要求和特点,要么就是说服各频道迁就我们的广告,要么我们就得按每个频道每个节目制做不同的版本出来,这怎么定啊?”

张兴明说:“不用考虑这些,咱们只给出总时长就行了,每季,每月,每周到每一天,一共播出的时长定下来就好,每个频道的大概时间段内,播出的总时长一共给他多少,就这么定,然后咱们再灵活调整就行了,只要保证播出时间就没问题。”

王洪伟考虑了一下,说:“嗯,张总,不是我拍你马屁,你这个主意真的好,这么一来我们的工作都好做了,比以前那些卡的死死的播出时间表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张兴明汗了一下,这是后世所有电视台用烂的套路了好不好,嘴上说:“东西就怕琢磨,没事大伙多讨论讨论,一人智短,十人计长,好点子都是人想出来的,谁也不比谁少啥的。”

王洪伟说:“张总,那可乐这个广告怎么弄?对方的意思是咱们出创意制做,只要达到他们的标准就可以合作了。”

张兴明乐了,说:“广告设计制作和播出是两回事,怎么可能放到一起来说,设计制作这块另行收费,咱们出创意制作的话,二百万制作费用,美金,可以允许他们在全球播放,但要加上咱们的标。”

王洪伟半天没出声,张兴明能想像出他在那边张大了嘴的样子,过了一会儿,王洪伟吸了一口口水说:“二百万?美金?张总,人家能干吗?”

张兴明说:“不干可以自己弄嘛,咱们只管播就行了,那不更简单?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创意和点子才是最值钱的东西,不能贱卖了,反而其他的东西可有可无,不用太过注重,价格合适就可以放手。”

王洪伟重重的答应了一声。

张兴明说:“做为一个广告人,脑洞是最重要的,什么是脑洞,也就是点子,你能从一个让大家意想不到的角度,或是一个画面,或是一句话,或是一首歌,把要表达的东西一下子刻在你的受众心里,你就成功了,怎么才能刻上去?碰触他的心底,这就是好广告,至于形式反而不重要。”

王洪伟又不出声了,琢磨了半天,张兴明也没烦,真正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情的人,不出现这种情况才叫奇怪,手下能有一个这样的人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因为这个生气。

过了半晌,王洪伟说:“不好意思张总,我也走神了,你这一句话让我很多以前想不通的地方透亮了,不行,我得赶紧想一想写一下,那啥张总,我就不说了,等你过来了当面汇报。”

张兴明说:“好。不过很多事情靠一个人的脑袋是不行的,你要多组织组员进行开脑洞座谈,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想,这样集思广议才会出金点子。”

王洪伟说:“嗯,行,我以后多组织这样的活动,那这次可口可乐的广告怎么弄?”

张兴明说:“先谈着,给他讲讲央视的影响力,讲讲咱们国家的发展速度,讲讲我们和祥的扩张速度,再提醒一下百事的态度,我十五号到,你们先做预案。”

王洪伟说:“懂了,张总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张兴明笑了说:“客户就是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可以利用的人,这一点用好了你就会无往不利。行了,不说了,抓紧吧,我十五号到,十六号开标。”

王洪伟又学到了东西,兴奋的答应了一声,张兴明挂了。

他要把这次春晚的广告招商搞成一次大规模的招标大会,把央视的广告招标提前七年打响

,这也是自己在国内广告界立棍的好时候,一旦成功,自己就是国内广告界的老大,没有之一。

能不成功吗?张兴明觉得根本不用考虑这个问题。

然后就是广告的制作问题了,后世天天被各种广告洗脑,弄几个“创意”广告对重生人士来说不要太简单,而且像可口可乐这种大公司更简单,只要把他自己后世的广告拿来就一准会超级接受,那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东西嘛,先天上就有亲和感。

靠在沙发上,琢磨着广告的制作,也没开灯,黑暗的房间里不时发出几声“嘿嘿嘿”的得意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

接下来每天请客吃饭,到学校参加班干部劳动,几天时间一下就过去了,返校的日子到了。

十二号,全校学生回到学校,隔了一个小假期,大家见了面都觉得很亲切,挤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话,不时的你拍我一下我搂她一下,有骚包的连新衣服都穿上了,在这年头,这纯属是找揍的行为。

大家围成几堆嗡嗡的说笑,王老师拿着一撂本子走进来,把东西放到讲台上,也没管大伙的热闹,还走下来走到大昌桌边上听他们说话,笑呵呵的。

大昌正兴奋的手舞足蹈说着在张兴明家里吃饭和写作业做游戏,这在同学之间就是很牛逼的事了,边上赵家的同学羡慕的听着他在那吹,这年头有个自由的小空间,还有好吃的好玩的,简直就是学生们心中的向往之地啊。

张兴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拿着支笔在笔记本上划着,他在根据工体的场地具体情况考虑广告位机位和灯光的关系,即不能过于显眼,又要保持醒目。

同桌低着头,不时的和他说着话,他就点头嗯嗯的应付着,这个同桌下学期就要被换掉了,换成丁淑之,然后几乎一直同桌到毕业,中间好像换过几天,一个月不到又换回来了。

同桌终于恼了,抬手掐了他一把说:“你不愿意和我说话是不?”

张兴明扭头看了看她,说:“你没看见我在做事情吗?等我弄完说话行不?”

同桌看了看他的本子,撇了撇嘴,转过去不吱声了。

王老师拍了拍手,说:“好啦,热闹完了,都回座位坐吧,一会你们再唠。”

同学们慢腾腾的回了座位,王老师走到讲台上,说:“这学期就结束了,考试成绩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名次和成绩都在后边黑板上了,你们自己看。前十名同学上来领奖励。”

大伙相互看了看,排前十的同学站起来走到讲台边上,王老师把笔记本拿起来给他们发,前三名一人五本,后面七个人一人三本,每人二根2H的轻铅笔,这时候轻铅笔刚刚进入商场,还挺贵的,要八毛钱一根,在学生里谁有一支很有面子的。

张兴明这次期末考试只排了个第三,那小二第一,得意的看了他好几眼,他的代数太拉分了,只考了三十几分。

奖励结束发新书,这个回去是要预习的。

然后是寒假作业和期末通知书,要拿回去给家长签字,有些同学脸色很难看,看来是要挨揍了。

然后大家一起把桌椅摆整齐,把凳子翻着放在桌子上就放学了,寒假开始了。

韶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周口妇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治疗白癫风医院
韶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周口好的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