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六百零一章 双雄对话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美食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六百零一章 双雄对话夏侯惇、于禁见邓艾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超武艺,皆是惊叹不已,“哈哈,邓士载非泛泛之辈也,假以时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六百零一章 双雄对话

夏侯惇、于禁见邓艾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超武艺,皆是惊叹不已,“哈哈,邓士载非泛泛之辈也,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少顷,吴兵军内的孙韶,忽然听到不远处一阵笑声,正见夏侯惇、于禁两将,顿时心头一惊,连忙勒住马匹,向正往邓艾追去的全琮疾声厉喝,教其撤去。

全琮闻言,怒恨无比,却心知厉害,不敢迟疑,连忙勒马就走,夏侯惇、于禁见孙韶、全琮等将欲逃,连忙策马赶去,厮杀一阵后,数百吴兵折损大半,孙韶、全琮只带着百余人马逃去了。

而待夏侯惇、于禁、邓艾三人引兵回寨时,已是夜里二更,曹操听闻三人归来,当即大喜,重赏三人。

曹操逃过一劫,因不熟地势,连番受挫,遂教兵士在四处放哨,又于各险要位置,详细作图。

南昌城急切难下,曹操不敢贸动,又一边取山中林木,暗中大造云梯,自此两边相拒十余日,只不交战。

连日间战事不举,魏兵士气愈来愈是低迷,兼之前番被东吴军烧毁了不少粮草,军心不稳。

一日,在曹操虎帐内,一众文武各依席而坐,夏侯渊满脸急色,出席而道:“陛下,南昌战事延误已久,兵士军心溃散,倘若再按兵不动,迟↖,..早必生变故,还望陛下早发号令,末将愿身先前卒,死战到底!”

夏侯渊话音刚落,于禁、夏侯楙、曹真等大小将校亦纷纷而出,请命出战。曹操闻言。却是笑而不语。

这时。帐外邓艾求见,曹操脸色一喜,速速召入,邓艾入帐后,拜礼毕,在曹操耳畔低声数句,曹操哈哈大笑,与众将谓道。

“所谓有备无患。朕岂不知战事要紧,暗中却早作准备,如今南昌数十里一带险要地方,朕已了然,各令兵士详细作图!”

“更兼这十余日间,云梯造有数百,如今朕要取这南昌城,又有何难哉?传朕号令,三军整备,但听号令。明日起军作战,各部人马务必奋勇前进。但有退缩者,军法处置!”

曹操话音一落,众将无不面露喜色,纷纷领命,各去调拨,当夜,众将调拨已毕,曹操又召众将于帐,各教布置。

南昌城内,孙权见曹操数十万兵马于南昌城外屯驻已久,仍旧按兵不动,心中难安,遂与一众文武商议。

堂下一人,身穿白甲白袍,面容英俊,正是陆逊,陆逊眼光烁烁,与孙权禀道:“末将听闻细作来报,这十余日间,魏兵各散四处,于南昌城外各处要口详细作图!”

“曹老贼素来奸诈,前番因不熟地势,屡屡受挫,如今老贼已有提防,我军万不可再轻举妄动,以免中了老贼奸计,更兼老贼又令兵士大肆打造云梯,如此一来,魏军军器充备,迟早必来攻城!”

孙权闻言,心头一颤,碧目眯成一条细线,眉头深锁,环视席下诸臣,沉声问道:“正如伯言所谈,若彼军以云梯攻城,如之奈何?”

这时,吕蒙慨然而出,面色冷寒,冷声而道:“王上不必多虑,倘若魏寇用云梯攻城,我等可速速准备鱼油、硝石的引火之物,待魏寇云梯靠近,纵火烧之,魏寇必败无疑!”

孙权听了,顿时脸色一喜,捂掌称好,此时,顾雍却出席皱眉而道:“可曹老贼素来深熟兵法,岂不知以云梯攻城,当先防火计?只怕老贼暗中却有阴谋诡计,不可不防!”

顾雍此言一出,殿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孙权眉头皱得越来越紧,遂望向一侧诸葛瑾,凝声问道:“依子瑜之见,该当若何?”

“大王不必多虑,战场之事,瞬息万变,我等将臣谋士,齐心协力,各施其职,随机应变,凭南昌之险固,自是不惧魏寇!”

诸葛瑾面色肃然,字字铮铮,孙权听之,心中一壮,碧目暴射精光,一拍奏案,颔首应道:“子瑜所言甚是,魏寇兵众虽强,但我等东吴俊才各个英雄,若能万众一心,拼死御敌,魏寇有何惧哉?”

孙权话毕,陆逊、吕蒙、丁奉、孙韶、全琮等将领,还有顾雍、虞翻、诸葛瑾等谋士纷纷出席,齐齐跪下,不约而同高声喝道:“臣等必效以死力,驱退魏寇!”

一夜过去,次日旭日高升,随着魏军大寨擂鼓声起,三通连发,诸军大动,近十六万大军漫山遍野地往南昌城而去。

一道道喊杀声浪震天动地,在南昌城北门上的吴兵,只见前方山林中,旌旗遍天,刀枪蔽日,人头涌涌,尽是魏军人马,其军未到,那雄壮的军威,已将北门城上的一众吴兵吓得面色剧变,心惊胆跳。

北门守将孙韶,见魏军聚兵望北门杀来,连忙急报于孙权,孙权听之,遂引诸将赶来,待孙权赶到时,只见城下魏兵在七、八里外,布阵摆开,各依队伍,各分颜色,分为四部。

只见前军红色军由于禁所领,左右两翼分别青、皂两色,青色军由夏侯渊所领,皂色军由邓艾所领,曹操自领黑军,居于后阵,各部兵马各有四万,听鼓令而动,各摆阵势。

且説邓艾年纪轻轻,更兼入仕不久,便屡立大功,被曹操许以重职,如今竟然能自统一军。

可见曹操对邓艾是何等重视,当然,邓艾能耐超凡,更重要的是,他乃郭嘉之徒,曹操深知郭嘉识人之道,若是邓艾乃宵小无谋鼠辈,或是心存不轨之士,郭嘉绝不会收其为徒。

而且郭嘉亦曾与曹操有言,邓艾性子忠烈,有情有义,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临别之际,郭嘉更话中有话,暗示若他逝去,以邓艾的才能,足可替他辅佐于曹操左右。

曹操与郭嘉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自然谨记在心,有时候更将邓艾看做是郭嘉的影子,当然这些都是题外之话。

回归正传,眼下只见十六万魏军,各依队伍,摆开阵型,擂鼓三通,顿时喊杀声赫然震起,各部兵士高举兵器。

曹操纵马而奔,从后军直到前军门旗之下,扯声大喝,教孙权出来答话,孙权在城上听得,面色寒澈,冷哼一声,遂带着吕蒙、丁奉二将,还有数百骑兵,冲出城门。

两军距离甚远,更兼有深沟土垒为之掩护,孙权也不惧曹操令其麾下兵马突发袭击。

曹操眼见孙权策马出城,面色一震,纵马行了数丈,高声喝道:“碧眼儿,你气数已尽,何不投降于朕,只要你东吴按时朝奉,朕可还你境地,你尚可于东吴称孤,保存你父兄基业!”

孙权闻言,脸色一凝,眼中连起异光,这时,在旁侧的吕蒙连忙疾声劝道:“大王,万不可中了老贼奸计,倘若大王降魏,我等诸臣,皆可保存富贵,惟独大王必受其辱!”

孙权听言,碧目刹地瞪大,冷声问道:“子明,何以言之?”

吕蒙面色慨然,眼光烁烁,凝声而道:“如蒙等降于曹魏,当以蒙等还以乡党,暗中监视,又教其麾下众臣,一一交接东吴州郡,久而久之,东吴诸臣将纷纷投于曹操麾下!”

“而大王降于曹操,大失人心,虽得苟存,但车不过一乘,骑不过一匹,从不过数人,纵能于南面称孤,又有何用?”

吕蒙一声喝下,孙权顿时猛然醒悟,满脸怒色,怒声喝道:“曹老贼,莫要废话,孤势与你不同日月!”

孙权声如洪钟,震荡四方,城上一众吴军将士听之,皆是心头大震,对面的曹操听了,却是脸色刹地寒了起来,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凝声喝道。

“碧眼儿,你父兄孙文台、孙伯符,皆是当世英豪,二人创业艰辛,方得东吴之盛,如今你已难保基业,却又教东吴俊才为你无辜卖命,以致东吴生灵涂炭,你于心何忍?他日九泉之下

,如何有颜面,见你父兄?”

孙权听得碧眼狂射杀光,大吼一声,就欲下令教麾下兵马去取曹操,吕蒙见状,唯恐孙权中计,连忙又劝:“大王息怒,曹老贼心术高超,最擅用这激将法,万不可中计!”

孙权气得咬牙切齿,怒发冲冠,不过却知吕蒙言中道理,死忍滔滔怒火,扯声吼道:“老贼,你起不义之兵,犯孤之东吴,孤岂肯受辱于你,东吴俊才皆是忠义之士,岂肯为你爪牙!”

“我等势与魏寇,死战到底,不死不休!!!”

孙权话音一落,吕蒙高举兵器便扯声大呼,身旁兵士亦纷纷齐喝,很快城上的一众将士兵卒亦怒声高举兵器,纷纷喝道。

“我等势与魏寇,死战到底,不死不休!”

“我等势与魏寇,死战到底,不死不休!”

霎时间,吴兵一阵阵声浪,震荡天宇,仿佛震得整座南昌城都在摇晃,曹操面色愈听愈寒,冷哼而道:“冥顽不灵,自取灭亡,死有余辜!”

曹操喝毕,勒马一转,退回后军之内,不一时,魏军阵内,各处擂鼓声赫然震起,十六万魏兵齐声喊杀。

曹操一把掣出倚天宝剑,放落军令,前军红色军,听令而动,于禁怒声一喝,率兵冲起。

孙权在城上见魏兵已动,顿时面色一凝,大瞪碧目,疾声喝令兵士整备,于禁引军突进,迈过深沟,避开土垒,一众将士扑涌而上。未完待续……

泰安妇科医院

包头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鸡西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泰安妇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便利妥护理垫亲肤吗
便利妥卫生护理垫好吗
便利妥医用护理垫
便利妥医用护理垫价格
便利妥纸尿裤分为几种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