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我决定,我负责!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育儿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我决定,我负责!弭娅接到命令的时候很意外,原本,底层的人都以为自己帮不上忙,就像之前的突围之战一样,能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我决定,我负责!

弭娅接到命令的时候很意外,原本,底层的人都以为自己帮不上忙,就像之前的突围之战一样,能选出几个人去参观一下便是极限了,他们差得太远了,与其说去帮忙,还不如说是去添乱。

而这一次,他们连参观的机会都没有,上至三大族与源门尊者,下至三十七舰种族和众多枢机,都“忙”疯了,完全顾不上他们,他们仿佛被彻底遗忘。

他们只能在底层的世界中,默默地期待着三大族能够打赢。

但即便不去战场参看,谁也都能看得出来,新舰输了,一直在输!

因为他们身边的人不断地死亡,所有人越来越衰老,越来越多的人死去,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不仅他们在死,三十舰星空种族也在死,枢机在死,源门在死,卓尔人也在死!――因为来不及更换生命备用体,一个卓尔人直接消融死亡。

如今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全舰上下,却只有他们一点忙都帮不上,一点用处都没有。

戥的命令一下来,弭娅马上就向它道:“我保证!即便我们全部战死,也不会让它靠近半步!”

但弭娅向下再传递命令的时候,大家心中都明白,这是一个必死的任务。

弭娅也知道,他们太弱小了,而能出现在这里的“敌人”,必定十分的强大,这一去,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如果是灵生命,或许过去的瞬间就会被灭杀。浪花都不会有。

但真的是灵生命来了。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让我的人去吧。”岐沉上前,语气低沉道:“一个战舰要不了那么多的战士,把希望留下来,我的人从接受乌怒人系统的那一天起,就明白他们是为了今天而存在。”

他说的很冷血,却很现实。哪怕血淋淋地呈现在眼前。

他们是消耗的,那就消耗在今天!

弭娅坚毅的目光仿佛穿过新舰,望向后方黑暗的星空,与她性别似乎不相称地气魄道:“不,传令吧,所有精锐全部出战,畏战者就地处决!”

“弭娅!”岐沉猛地抬起头:“回不来的!”

弭娅笑了笑,道:“我知道,但我不想到时候会出现只差一点点却不能成功的情况。让我们在无限的遗憾与后悔中死去。”

她的声音忽然提高几分,有力道:“要战,就倾力而战,我们的后代才会懂得希望!”

“可是!”岐沉试图再劝道。

“岐沉,不用再说,我是舰长。我决定。我负责!”弭娅目光坚定道:“没有时间了,我相信我们的人。”

岐沉叹息一声,不再劝阻。

这是要一打尽所有精锐与希望啊,他们积累到今天,经历了多少苦难,才有如今的一点点成就,就这样全部葬送在今天。

但是他们有理由不去吗?三十七舰种族,三大族,都在牺牲中,他们有什么资格不去?

只是会有多少人真正愿意出战?

岐沉不知道。弭娅其实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肯定会有,但不知道会有多少。

而弭娅的对策便是不愿出战者,无论是谁,皆杀!

军令,就是军令。

虽然她并不希望看到这一幕,所以她说她相信那些老部下。

命令下达下去了,第一个名字和第二名字几乎同时跳出在弭娅的数据门上,让她有些欣慰,是她的老部下,苜苒与阿里。

接着,无数的名字与编号,潮水般地出现!

她笑了起来,骄傲地向他们道:“准备出发!”

名字与编号还在不断地增加之中,有冷星战队的队员,有银色军团的战士,有地底小人,有血族退化人,甚至连黄星人都有!

遗言如雪片一样飘向他们要留给人,堆满了底层世界――

“如果我死了,不要难过,等肖纳出来做你们的首领……”

“如果我们死了,告诉拔异,我们没有给他丢脸,还有一件事……”

“爸爸如果回不来,会在另外一个世界看着你,不要害怕,你是……”

“……你要记住,你是冷星人,永远都是……”

“不知道要向你说什么,死人没什么了不起,我们已经死得太多了……”

“活着!”

“活下去!”

……

一个个息体弹s出来,飞向船坞。

被戥简单修补过的快速战舰,他们的“老战友”,早已在那里等着他们。

后方的物体越来越*近,新舰没有时间了,他们也没有时间了!

他们的意识从信息世界脱离,息体却变成了宇航战衣,依然包裹着他们,整装待发。

他们排着一个个纵队

,鱼贯而入快速战舰。

直至最后一个人消失在船坞,弭娅道:“出发!”

这时候,又有三十多个息体弹s而来,皆是枢机生命,带着银色长枪,与从班里路飞船得来的武器,登上快速战舰。

其中就有前不久刚被调上去参战的新枢机,类荑族人德斯,它其实不想来的,但是戥的命令一下,不由它做主。

只是,他没有想到无数的底层生命竟纷纷应命出战,毅然赴死。

就连他现任直接上司,也在其内,在他看来是很不明智与理智的行为,但当他看到苜苒的眼神时,便觉得,他的这位新上司身上和他有一些不同的东西,而就是这点东西,决定他与他的上司脚下不同的路。

三十多个枢机,德斯自然不是领头的人,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新枢机,领头的是拔异,又是一个让他没想到的人。

拔异的出现让许多人都很吃惊,尤其是退化人。

他轻描淡写地和他们打招呼道:“老子在上面帮不上什么忙了,戥这家伙就把我打发到这里来了。”

接着又向同样吃惊的弭娅道:“你该怎么指挥还怎么指挥,我负责枢机战队,服从你的指挥,这是戥的命令。”

他着重说了最后一句,便带着两件武器,进入快速战舰内部。

后方的不明物体越来越近,弭娅也没时间与拔异再客套什么,立即回复平静,再次道:“关闭舱门,出发!”

震动着,快速战舰猛然脱离新舰,s向茫茫的黑暗宇宙。

此时,筋疲力尽的新舰上下,三大族默默看向它们飞向黑暗的影子,三十舰种族也默默地看向它们消失的轨迹。

第一次,第一次对它们寄托重望!

这些底层世界的生命将以生命为代价,为它们赢得时间,为它们胜利而拖着敌人。

它们默默地看着,戥也默默地看着,看着快速战舰带着全舰的希望,没入黑暗之中。

孤零零地一个人影,站在空荡荡的船坞上,许久后,默默地行了一个军礼。

它是意意斯,戥不准它登船,安全部的人都不准。

黄星人和陈参谋与它道别的时候,它只说了一句:“珍重!”未完待续~^~

泰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常德治疗牛皮癣费用
来宾治疗卵巢炎费用
泰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常德治疗牛皮癣医院